亚洲黄色网站 亚洲伊人色综合网站 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

社会生态理论视域下防控经济犯罪的“大数据”思维研究
发布日期:2019-12-02 10:25:33 来源/作者:云南警官学院法学院严明 审核:赵勇 阅读量:

摘要:经济犯罪扰乱市场经济秩序,损害市场参与者的合法利益。随着大数据产业飞速发展,大数据应用深入政府管理和社会治理。通过大数据算法来研究经济犯罪的特点和规律,创新思维,即为公安部门在打击经济犯罪中拥抱新的侦查技术手段,有效地惩处经济犯罪;也为全社会防控经济犯罪拥有新的对策和措施,最终为我国经济健康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社会生态理论   防控经济犯罪  “大数据”思维

“经济犯罪”,作为伴随市场经济而产生的一种犯罪形态,于1872年由英国学者希尔首次提出。其所有形式、内容都与经济活动相关,包括贪污、贿赂、玩忽职守、徇私舞弊以及企业内发生的与经济相关的犯罪行为等。作为市场经济的“伴生物”,经济犯罪也随其发展情况日渐复杂。一百多年过去了,各国积极打击、严密防范各类经济犯罪的同时,也因经济全球化、信息化而备受关注。中国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不断发展完善,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随之而来的经济犯罪也扰乱市场经济秩序,损害市场参与者的合法利益。目前出现的“泛亚”“e租宝”等一批涉重特大案件,以及其它犯罪类型有假币犯罪、信用卡诈骗、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它们领域涉众,欺诈手段升级,侵害对象多,涉案金额高,造成损失大。极需加强经济犯罪研究。

目前,经济犯罪已侵入教育、养老、医疗、国民住房、就业、环保、食药品安全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动辄涉及上万人,显现出犯罪数量高发、犯罪类型复合化、犯罪手段智能化及专业化、犯罪成员国际化趋向也日趋明显。加上近年来,我国大数据产业飞速发展,这给我们带来了机遇与挑战。如果在经济犯罪防控方面借力大数据思维,创新手段,预测犯罪,就可以为经济健康发展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基于此假设,笔者就大数据侦查的思绪进行研究,以期运用于实践工作,护航经济社会发展。

  1. 研究理论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无纸化交易,第三方支付等建立于大数据、云计算之上的新金融改变人们思维和生活方式的同时,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同时也给犯罪分子创造了新的犯罪机会。传统经济犯罪也借助于“大数据”在虚拟空间悄然的发展起来,如非法集资、信用卡诈骗、电信诈骗等。在打击防控过程中,我们常措手不及,被动!如何在新金融的环境里,对经济犯罪进行提前预警,有效防控?借力于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的云存储时代、云计算,风控从防御变成防控,变被动为主动,提前预判。用大数据技术整合分析宏观的、中观的、微观的数据,在海量的字符中发现“经济犯罪的DNA”,这对公安工作是一场挑战,其思维方式的转变也是一个颠覆。本研究借此为视角,进行思维转化的研究,以求借力于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的云存储时代、云计算,风控从防御变成防控,变被动为主动,提前预判。

    (一)大数据理论及公安大数据

    大数据思维是定量思维、相关思维和实验思维,其原则是一切皆可测、一切皆可连、一切皆可试。运用大数据思维,将转变过去寻求每一个研判的精确度为寻找大数据分析的高效率。“小数据”时代,由于数据量不够,范围还不够,所以我们的决策更依赖于直觉和经验,掌握事物的规律性往往需要一个非常长的累积过程,但是也容易错过。然而,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丰富的多维数据应用,可以处理更多的群体行为,通过海量数据找到一个隐藏在数据中的客观事实,公共安全数据通过各种工具和方法得到更多的关注,通过对大量数据的分析发现大数据隐含的知识和关系。这也使得公共安全的传统商业思想得到了极大的丰富,打破大数据的关键是通过大数据理解的方式数据。

    在公安工作中,“大数据”的“大”,不是数据量的“大”,而是数据类的“多”。运用“大数据”进行分析研判,需要的是用“所有”数据开展全量分析,而不再依赖抽样调查。特别是在经济案件侦察中,转变过去寻求经济犯罪问题与公安工作的因果性为寻找社会各方面因素的相关性;转变过去寻求经济形势的确定性为寻找未来发展的概率性。

    公安大数据是基于云计算,将全部数字信息在新的模式思考中有效整合集成各种数据资源,将全部的数字信息在新的模式思考中有效整合数据,提升公安工作的能力,以达到服务社会之目的。公安大数据是大数据应用门户,可以开展大数据查询(搜索、档案、地图、链接)、大数据分析(关系类分析、时空分析、比对摸排、态势分析、对象关注)、专题服务(涉藏专题应用、涉疆专题应用、侦查专题应用)、决策服务、平台支撑体系(运维监控、用户权限、访问控制、红名单、日志安全审计等)。公安大数据海量,且异构化、多样化和复杂化严重,如何高效运用,实现精准打击,这是一大难题。目前,我们有大量公安数据积累,但缺乏有效的统一整合平台;实际分析中,也存在对数据分析能力存在很大不足;如何通过数据抽象分析,实现公安有效控制和精确打击罪犯,这是我们面对的主要难题;而如何整合数据资源缺乏有效手段。未来,数据积累,建立公安信息化平台,有效预防和精确打击罪犯,这是我们的核心任务。而思维的变化,“大数据思维”的建立显得尤为重要。

    (二)社会生态理论

    社会学提出社会生态系统理论(Society Ecosystems Theory)近年来被普遍运用犯罪学、社会工作、禁毒等领域内。其基于人、社会、环境三者这间的关系互动,考察人类行为与社会环境交互关系的理论。人类成长的社会环境有家庭、机构、团体、社区等,在达尔文进化论思想的影响下,将其视为社会性的生态系统,人于其中,强调生态环境(人的生存系统)对于人的影响,同时也分析人类行为自身各因素的关联及影响。注重人与环境间各系统的相互作用及其对人类行为的重大影响,是此重要基础理论之一。要理解个人,就必须将其置于个人成长环境之中;个人的问题是生活过程中的问题,对个人问题的理解和判定也必须在其生存的环境中来进行。最早提出社会生态系统理论的是著名的心理学家布朗芬布伦纳。在这个理论中,他认为一个人会受到四个系统的影响分别是:微系统(microsystem)指个人在面对情境中,所经历到一种关于活动、角色及人际关系的模式(比如说,家庭);中系统(mesosystem)指各微系统之间的联系或相互关系。布朗芬布伦纳认为,如果微系统之间有较强的积极的联系,发展可能实现最优化。相反,微系统间的非积极的联系会产生消极的后果;外系统(exosystem)指那些个体并未直接参与但却对他们的发展产生影响的系统(比如说:父母的工作环境);宏系统(macrosystem)包含了某文化、次文化及其他社会脉络在前述三个系统中所形成的模式。

    (三)经济犯罪的社会生态系统

    经济犯罪,是指在社会经济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领域,为谋取不法利益,违反国家经济、行政法规,直接危害国家的经济管理活动,依照我国刑法应受刑罚处罚的行为。其是发生在经济领域,直接危害国家的经济管理活动,而与侵犯财产所有权的财产犯罪不同。经济犯罪所表现出的犯罪现象、犯罪原因是目前社会各种现象的综合反应。风险社会里,商品经济生产,流通、交换、分配等环节的弊端会产生犯罪,而宏观体制中的社会文化、制度因素、管理方式,监督机制也会导致经济犯罪产生。经济犯罪作为犯罪现象也存在着其自身的生态系统。具体表现为:

    其一,微观系统。这是指处在社会生态环境中的看似单个经济犯罪类型。其中,经济犯罪类型既属于生物意义上的社会系统类型,更是一种社会的、心理的社会系统类型。在大数据分析的支持下,可以全面的收集经济犯罪人员的生活,购物、消费、工作等一系列的相关信息,成为全面立体的数据系统。

    其二,经济犯罪中观系统。指与单个经济犯罪相关的小规模的群体,如邻里社区、学校及公司等。在大数据分析的支持下,个体的相关社群机构的信息收集也成为可能,相关活动及制约关系的分析也成为可能。

    其三、经济犯罪宏观系统。指在经济犯罪中观系统之上更大的社会系统,它包含有文化价值、体制制度、风俗习惯。个体的行为与环境互相联系,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经济犯罪微观系统与社会生态宏观系统相互作用,影响社会管控。

    笔者关注经济犯罪与社会环境的关系,把经济犯罪的社会生态系统划分为三种基本类型:微观系统、中观系统以及宏观系统进行分析,寻找经济犯罪DNA,破解犯罪治理之难题。如今借助于大数据的科学预测,在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三大系统间寻找DNA研究成为可能,也将事后预防变成事前预防成为可能。

    公安“大情报系统”和“大数据平台”建设,以人、地、物、案、机构五要素为基本信息分类,强调“高共享、大整合”。通过对微观系统、中观系统、宏观系统数据收集整理、分析预测,转变过去小而精的思维习惯,从复杂、全面、海量的数据找到事件的本质,使经济犯罪防控工作智能化,精准化。数据经济平台利用经济块数据,分析经济犯罪人员的生理、心理、行为、家庭、就业、社交圈子等状况,实时掌握他们在时间维度、空间维度与戒毒行为相关的动态轨迹,分析三个系统之间的动态联系,建立危害可能性分析模型,动态评估,达到有效管控的目的。

    二、防控经济犯罪的“大数据”思维

    (一)防控经济犯罪的“大数据”思维之界定及运用

    “大数据”不断进步之时,第三方支付、P2P网贷、众筹融资、网上理财等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就互联网金融犯罪而言,其手段复杂多变,犯罪人文化程度较高、年龄轻,被害人不特定,类型较为集中,作案模式呈现组织化、复合化等特点。通过大数据对经济案件进行防控,从宏观的、中观的、微观的数据层面来发现“经济犯罪的DNA”,这是一场革新。防控经济犯罪大数据思维,包含定量思维、相关思维、实验思维三个纬度。其一,定量思维,收集更多描述性的信息,一切皆可析。不仅是传统犯罪学思维下与犯罪相关的现象指标,还有犯罪人的活动、消费、偏好,习惯,经济活动的空间等指标。总之包含经济生活领域中的方方面面。第二,经济犯罪相关思维,一切皆可连,犯罪三个系统及经济犯罪的不同数据都有内在联系。第三,经济犯罪实验思维,一切皆可控。大数据所带来的信息可以帮助制定打击和预防犯罪的策略。

    当前,经济犯罪明显呈活跃态势,发案数、经济损失逐年增多,社会影响大、涉案资金多的案件多发频发,金融、财税、商贸领域经济犯罪均呈现增长趋势。大数据打击经济犯罪,首先从经济数据微观系统数据源切入。大数据中将大量的企业基本信息、税务信息、银行信息、信用信息等,进行微观信息系统建模,将企业与经侦相关的信息以可视化的形式展现,并做智能分析预测。其次通过经济数据中观系统与宏观系统整合各警种信息系统资源,各类社会资源数据,重视并强化资源应用,利用大数据技术,对各类犯罪线索数据多点碰撞,实现犯罪线索自动扩线串并、自我完善和自动报警,提升主动发现案源、主动侦查进攻、多地协同作战能力。

    (二)“大数据思维”下警惕的经济犯罪类型

    公安机关借力“大数据思维”,通过对“互联网+金融”相关数据的深度整合和研判分析,一方面可以提升研判力,发现犯罪线索,防控犯罪;另一方面积极建立健全互联网金融征信体系,实现对犯罪的提前处置和有效防控。通过大数据分析与运用,对以下类型的经济犯罪必须加以警惕及进行有力地防控:

    一是防控互联网金融犯罪。目前有大学生通过P2P网络借贷平台而受骗,引发关注的案件。首先要警惕借互联网金融平台诱骗群众投资,非法集资、非法证券活动。其次要注意在计算中植入木马引发的经济犯罪。

    二是防控非法集资犯罪。警惕以各种借口及养老为名发行或变相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等权利凭证或者以期货交易;警惕通过认领电子股份、入股分红、会员卡、会员证、席位证、优惠卡、消费卡等方式进行非法集资;警惕利用传销或秘密串联形式的地下钱庄非法集资;警惕利用“虚拟”产品众筹平台等方式进行非法集资;警惕以“电子 消费”为噱头的非法集资活动。

    三是防控假币犯罪。警惕电子交易时,通过木马植入套走现金。

    四是防控涉税犯罪。警惕不法分子通过手机短信、互联网等渠道虚开发票、代开发票、买卖假发票等手段,偷逃国家税款。

    五是防控传销犯罪。警惕传销组织借助虚拟网络,以“电子商务”“原始股投资”“网络资本运作”等为幌子,通过网银缴纳入门费、网上注册会员或代理商,发展下线,从事传销;警惕传销组织披着“公益慈善”“爱心互助”“消费养老”“免费旅游”等名目的参与传销。大中专院校学生在择业、就业、访友游玩时,警惕借招聘、实习、创业、交友、旅游等名目,以高薪致富为诱饵,缴纳加盟费,以发展亲友为事业基础的传销陷阱。

    六是防控保险诈骗犯罪。警惕非法设立保险公司、非法设立保险中介机构,设立虚假保险机构网站,假冒保险公司名义设立微博、发送短信开展业务,非法开展商业保险业务、非法经营保险中介业务以及销售境外保险公司保单等非法经营保险业务欺诈行为。

    七是防控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警惕不法分子利用淘宝等商务网站注册网店发布销售假冒商品信息,或通过QQ方式寻找买家进行交易,然后通过物流托运方式寄送货物;警惕不法分子将生产环节按工艺流程分割,甲地生产假冒产品,乙地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然后统一在丙地粘贴包装,各地分散售假。警惕食品、医疗卫生用品等成为被侵害对象,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

    三、防控经济犯罪的“大数据”思维困境

    (一)思想观念有待发展

    思想观念上的同步尤其重要,经侦缉捕业务的需求与技术创新紧密结合,同时公安工作人员的思想观念也必须要紧紧贴牢。大数据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大数据需要在与业务需求充分融合的基础上才能彰显价值。同时思想意识也体现在平常信息采集的认识方面,技术上的完善也需要我们工作人员对其资料运用的准确把握。基础信息采集从自身经验出牌,缺乏科学发展的思维。

    (二)基础数据有待完善

    基础数据的完善,不仅需要采集力度,发挥相互合作的能力,同时数据标准也相当重要。我们发现,通常很多情况下,部分重要的警务数据采集质量仍不够理想。在数据处理分析时未能找到理想的信息。同时由于当前信息资源共享仍不同程度存在壁垒问题,影响了数据使用。同时数据标准也相当重要,各警种因警务不同,对同一数据存在不同运用方式,这同时也影响警种间、部门间数据交互与业务协同,不利于数据综合应用。这就要求我们需要统筹规划,实现部门之间拥有相对基础的标准,同时不断完善软硬件设备,实现全面的更新,完善。

    综上,大数据时代的思维以“人”为中心来建构其逻辑的,因为数据的来源及其用途所指向的对象都是“人”。在大数据面前人是相互依赖,无限创造的。《大数据时代》的作者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教授就曾直言大数据存在的“短板”:大数据可以预测经济、防灾避险、预防犯罪,但是它不能预测不可预知的事情,别指望大数据能帮你 100%地完成创造性工作。大数据统统来源于现实,而人类的许多想法来源于脑海而非现实,甚至会产生许多非理性的、创造性的思维与想象,这些都是大数据做不到的。大数据是死的,创造性思维是活的。大数据时代的思维革命并不是升级现有逻辑,而是需要创造一种新的逻辑,其关键在于挖掘发散思维、逆向思维、关联思维等非常规的思维潜质,从而激发无穷的创造活力。

        

    作者信息:

    严明,男,云南警官学院,副教授,通信地址:云南警官学院法学院,邮编:650223.联系电话:13888076045.

【上一篇】: 没有信息! 【下一篇】: 信息安全的国际合作机制研究——基于非传统安全视角
相关信息

亚洲黄色网站 亚洲伊人色综合网站 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云南警官学院    |   技术支持:警晨工作室   |   通讯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教场北路249号   

   邮编:650223   |   滇ICP备05001254号-1    |   滇公网安备53010203302199号

访问总量: